展开

比较搞笑绕口令邪恶(2)

发布于:2017-12-21 07:57:07  阅读量: ]


卖鸡卵
有个懒汉本姓阮,提个篮子卖鸡卵,
卖卵卖卵使劲喊,谁都不来买鸡卵,
不是鸡卵品种乱,而是鸡卵皮太软。
卖不出鸡卵难买饭,回家吃饭路又远,
胡乱烧把烂草取取暖,再吃掉篮子里几个软鸡卵。

河边两只鹅,白鹅与灰鹅,
哦哦爱唱歌,唱得渴又饿,
昂首吸飞蛾,飞蛾啄不住,
岸边去找窝,草窝暗又矮,
只得去过河,河里真暖和,
有吃又有喝,不能再挨饿,
遨游真快活,安心唱爱歌。

扔草帽
一个老头站墙角,
这边隔着墙头扔草帽,
也不知草帽套老头儿,
还是老头儿套草帽。

乌鸦说黑猪
乌鸦站在黑猪背上说黑猪黑,
黑猪说乌鸦比黑猪还要黑;
乌鸦说它身比黑猪黑嘴不黑,
黑猪听罢笑得嘿嘿嘿嘿。

粉红扶红粉
昨日散步过桥东,
看见两个女孩儿都穿红。
一个叫红粉,
一个叫粉红。
两个女孩儿都摔倒,
不知粉红扶红粉,
还是红粉扶粉红。

陈州有个陈白脖子,
毫州有个亳白脖子,
陈州的陈白脖子和毫州的亳白脖子比白脖子。
陈州的陈白脖子比不过毫州的亳白脖子的白脖子,
毫州的亳白脖子比不起陈州的陈白脖子的长脖了。

曾仔自在乐生灾,
贼钻财柜索钱财。
曾仔醉卧总不醒,
罪犯携赃走塞外,
警方纵横千百里,
围追阻截擒贼来。

庙里住着俩老道
高高山上有座庙,
庙里住着俩老道,
一个年纪老,
一个年纪少。
庙前长着许多草,
有时候老老道剪药,
小老道采药,
有时候小老道剪药,
老老道采药。

你能不能把公路旁柳树下的那头老奶牛,
拉到牛栏山牛奶站的挤奶房来,
挤了牛奶拿到柳林村,
送给岭南公社托儿所的刘奶奶。

懒汉懒,织毛毯。
毛毯织不齐,就去学编席。
编席编不紧,就去学磨粉。
磨粉磨不细,就去学唱戏。
唱戏不入调,就去学抬轿。
抬轿走得慢,只好吃白饭。
白饭吃不成,只好苦一生。

聂小姐到西斜街,
刚上台阶鞋口儿裂。
左一撇,右一撇,
蹑手蹑脚去借鞋。
培训班要结业,
考试答辩在今夜。
借了鞋,过了街。
赶到考场把题解。
解、解、解,
写、写、写,
答辩通过就结业。

予愚愚人愚人节,
愚人被愚愚人愚,
人愚被愚予愚人,
愚人人愚被人愚,
予娱愚人愚人乐,
愚人被愚娱乐人,
予乐愚乐愚愚乐,
问你到底乐没乐?

老莫卖墨,
老多卖馍,
老多卖馍买墨,
老莫卖墨买馍。
墨换馍老莫有馍,
馍换墨老多有墨。

廖楼有座庙,
庙顶卧只猫。
猫儿喵喵叫,
庙脊两头翘。
猫叫庙脊翘,
行人站着瞧:
看是猫叫庙脊翘,
还是庙翘猫儿叫?

庙内有只猫,
庙外有只鸟。
庙内猫瞧鸟,
庙外鸟瞧猫。
庙内猫叫鸟,
鸟怕猫咬鸟飞跑。
庙外鸟叫猫,
猫叫鸟叫鸟闹猫

狗吃肉,猴吃藕。
狗馋吃肉馋狗吃肉不吃藕,
猴瘦吃藕瘦猴吃藕不吃肉。

补虎皮皮袄
老汉上树摘胡椒,
上树穿件虎皮皮袄。
下树扯破了虎皮皮袄,
有虎皮就补虎皮皮袄,
没有虎皮就不补虎皮皮袄

在乎我
我只在乎我在乎的在乎不在乎,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的在乎不在乎,
如果我在乎的不在乎我,
那我也不在乎我在乎的在乎不在乎。

破骆驼驮破竹箩
一只破骆驼,
驮着两只破竹箩。
左边箩里装萝卜,
右边箩里装菠萝。
跛骆驼,没跨过,
打翻了破竹箩。
左边箩里的萝卜落下河,
右边箩里的菠萝滚下坡。

古老街上张古老,
古老街下古老张,
古老街上的张古老找古老街下的古老张比古老,
结果不知是张古老的古老比古老张的古老古老,
还是古老张的古老比张古老的古老古老?

搂着鹅拿着藕
我左手搂着鹅,右手拿着藕,
老欧在我前边儿走,
他也拿着鹅和藕。
我叫老欧和我—块儿走,
老欧一回头,看见我右手楼着鹅,左手拿着藕.
我看老欧也是右手楼着鹅,左手拿着藕。
老欧说“我有鹅,也有藕:你有鹅,也有藕。”
我说:“你拿着你的鹅和藕,我拿着我的鹅和藕,咱们同路一块儿走。”

哥哥拿个圆核桃,
磕成两半核桃壳;
哥哥用泥捏了两只鹅,
鹅坐核桃壳儿漂过河。
泥鹅伸着脖:“我们不坐核桃壳,也能游过河!”
哥哥笑着说:“没有核桃壳,你泥鹅怎过河?

斗和狗
房上有个斗,
地上有只狗。
狗头对斗口,
斗口对狗头。

斗牛
斗牛斗,斗斗牛。
斗牛不斗不斗牛。
不是人斗牛,
是斗牛斗斗牛。

东闸有只鸭,西闸有只鸭,
东闸老七的鸭,滑到西闸,
西闸老八的鸭,滑到东闸,
老七不见了鸭,忙到西闸寻鸭,
老八不见了鸭,忙到东闸寻鸭,
不知老七寻到东闸的鸭,
还是老八寻到西闸的鸭?

有个人卖鸡蛋,有个人卖大蒜。
卖鸡蛋的要用十个鸡蛋换五斤蒜,
卖蒜的要用一斤大蒜换三个鸡蛋。
蛋换蒜不愿干,蒜换蛋不合算。
卖鸡蛋的退了卖大蒜的蒜,
卖大蒜的退了卖鸡蛋的蛋。
卖鸡蛋的不换卖大蒜的蒜,
卖大蒜的不换卖鸡蛋的蛋。
卖鸡蛋的去卖鸡蛋,
卖大蒜的去卖大蒜。

大嫂子,下饺子,
不用勺子用舀子。
下了锅烂饺子,
气得嫂子摔舀子。
推荐阅读
最新发布